<delect id="cfht3"><noscript id="cfht3"></noscript></delect><div id="cfht3"><tr id="cfht3"><object id="cfht3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<div id="cfht3"><ol id="cfht3"></ol></div>
    <em id="cfht3"><menu id="cfht3"><thead id="cfht3"></thead></menu></em><em id="cfht3"></em><progress id="cfht3"><tr id="cfht3"></tr></progress>
    <sup id="cfht3"></sup>
    <div id="cfht3"></div><dl id="cfht3"><ins id="cfht3"></ins></dl>

      冀风平安

      崇尚科学、关爱家庭、珍惜生命、反对邪教
      专题摘要:一天一个愿望,树立科学新风尚;一天一个梦想,拒绝邪教防侵害;一天一个景象,和谐世界齐分享。
      动态消息

      澳洲最高法院陪审团认定一灵性疗愈组织系有害邪教

      来源: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: 2019-01-30 08:41:58
      【字号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(默认色)

        【核心提示】《悉尼先驱晨报》2018年10月15日报道,自称灵性疗愈师的原悉尼网球教练塞格·本哈扬(Serge Benhayon)在最高法院控告原客户诽谤一案,遭遇重大挫折。由四人组成的陪审团裁定:原客户称他领导了一个“具有社会危害性邪教”、“故意猥亵”客户及虚构治疗方法?#20154;?#27861;,符合事实。

        现年54岁的本哈扬起诉针灸师、原客户埃丝特·罗克特(Esther Rockett)时称,自2014年11月起,埃丝特在一系列博客文章中和推特上进行诽谤。他说,埃丝特在这些帖子和推文中,形容他是一位?#23433;?#35802;实”、“进行招摇?#36130;?#34892;医的骗子”及“具有社会危害性邪教”的头目。

        对埃丝特·罗克特提起诽谤诉?#31995;?#22622;格·本哈扬(中间者)在最高法院外(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照片)

        本哈扬曾经破过产,目前在他位于新南威尔士州北河地区利斯莫尔(Lismore)附近的家中,经营着一家利润丰厚的企业,名为“万能药”(Universal Medicine)。他在法庭上自称是一名“导师”和“修行者?#20445;?#20854;治疗方法包括“秘传乳房按摩?#20445;?#32780;这种按摩虽由他传授不过完全由女性进行操作。

        在法庭作证期间,本哈扬还自称知道在自己的众多前?#20048;校?#20182;曾经化身“?#37034;?#32435;多·达·芬奇”(即意大利著名艺术大师)。

        在法庭上,本哈扬曾得到了不少支持者的支持,其?#37034;?#25324;他的家人和同事。这些人密切关注?#25945;?#23545;此案的报道,但随着审判的进行,目前只有寥寥数位仍坚?#31181;?#25345;他。本哈扬本人并非每次都参与审判,周一他就没有出庭。

        埃丝特女士之前曾指责本哈扬在一次治疗中,对她进行了一次“淫秽的卵巢检查?#20445;?#20854;?#37034;?#25324;把手伸进衣服不当接触她的器官。

        埃丝特女士离开位于悉尼的最高法院(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照片)

        陪审团裁定说,针对本哈扬所提出的主要诽谤诉讼,埃丝特女士的辩护理由充足且成立,其?#37034;?#25324;他在治疗期间“故意猥亵触摸”她和其他一些客户,并且本哈扬确实是“一个具有社会危害性邪教的头目”。

        陪审团裁定说,相关出版物并没有声称他是一个针对许多客户下手的“性掠夺者?#20445;?#22240;此从这点上来说,(埃丝特女士)无需进行实?#26102;?#25252;。

        正如埃丝特女?#20811;?#31216;,陪审团也裁定认为,同样的事实是,有“合理的理由相信?#21271;?#21704;扬在治疗期间故意对她和其他客户实施性骚扰。

        陪审团还裁定说,本哈扬是“万能药”的领导者,?#26696;?#32452;织根据他的见解在治疗方面做出了错误诊断,对他人造成了伤害?#20445;?#20182;“对低至十岁的?#30528;?#26377;着下流的兴趣,让她们单?#26469;?#22312;自己的房子里?#20445;?#19978;述说法没有不当之处。

        埃丝特女士表示,“陪审团?#20998;?#20102;我对这个邪教及其领袖的批评?#20445;?#38506;审团?#30333;?#20986;了我希望得到的决定”。

        鉴于本哈扬指控有22?#39029;?#29256;物共转载了60篇诽谤他的?#26376;郟?#35813;案案情异常复杂,双方控辨非常激?#25671;?/p>

        埃丝特女士的律师团从多方面进行了法律辩护,认为这种所谓的诽谤,既没有通过相关出版物转达,而且辩护也满足真实性、诚实观点及免责特权这几个抗辩事由。

        由四人组成的陪审团被赋予了一项艰巨的任务,即决定这些出版物是否确实传达了本哈扬所指控的诽谤,如果是的?#22467;?#22467;丝特女士是否做出有效的抗辩。为了完成这项任务,陪审团必须对200多个问题作出肯定或否定的答复。陪审团花了六天半的时间进行了讨论。

        埃丝特女士目前处于破产状态,无力支付自己的法律辩护费,不过悉尼大律师汤姆·莫隆比(Tom Molomby)、SC律师事务所和?#33452;?#19997;·古德柴尔德(Louise Goodchild)替她做了相关诉讼代理。

        莫隆比律师在向陪审团做最后陈情中说,本哈扬“只不过是一个来自古尼拉巴(澳地名)的骗子?#20445;?#26681;本不是?#35009;礎?#33945;娜·丽莎”(Mona Lisa),而是一个“蒙呢·你傻”(Mona Liar)。

        陪审团发现被告的部分?#26376;?#26080;法依据真实性或诚实观点的事由完成抗辩,其?#37034;?#25324;称本哈扬是?#24052;?#24819;症?#20445;?#21644;称其?#25353;?#30528;治疗女性的幌子,触摸了多个女人的肛门和外阴”。

        陪审团表示,在该案中,使用报道免责特权进行抗辩的理由是成立的,因为相关出版物在当时的情况下秉持了公道,而且埃丝特?#35009;?#26377;“被恶意所驱使”。目?#22467;?#26368;高法院主审该案的法官朱莉娅·隆纳根可能就与这一辩护有关的其他法律问题做出裁决,以确定该辩护是否成立。

        埃丝特的代理律师斯图亚特·奥?#30340;?#23572;表示,这一判决是“一位拒绝?#40644;?#20940;的女性对歌利亚组织(指势力强大的组织)的胜利?#20445;?#35777;明埃丝特女士是清白的”。

        双方将于12月7日返回法庭。

      关键词:河北反邪教;对邪教说不

      责任编辑:赵文强
      11选5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任选五技巧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今天 pk10牛牛是不是坑 竞彩足球胜平负和让球胜平负哪个玩的人多 上海时时彩加盟 江苏快3老快3走势图 玄机藏宝图 广东十一选五现场开奖 中国竞彩网上怎么投注 时时彩泳坛夺金 电子游戏的危害 搜狐彩票频道 澳门永利赌场注册 开发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香港赛马会单双中特